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您当前位置:景德镇纪委 >> 廉文荐读 >> 浏览文章

廉文荐读 (第70期)

2016-5-3 10:42:33本站原创

【正面典型】
 

毛泽东照章交费

 
  在江西省瑞金革命纪念馆,展出了一册苏区时期的账本,上面记载着毛泽东廉洁自律的感人事迹。
  1933年8月17日,毛泽东和江西军区参谋长陈奇涵一行四人,来到苏区江西省长胜县铲田区调查工作。
  铲田区苏维埃政府主席钟赤牯听说毛主席到村里来了,急忙四处寻找,最后在红军家属许大娘家里找到了。他埋怨道:“毛主席,你们进村来,为啥不事先打个招呼,好让我们有个准备呀!”
  毛泽东闻言,拍着钟主席的肩膀笑着说:“为什么要事先打招呼呢?下来了你们一定会晓得,现在不少干部下乡,生怕下面不知道,这种作风不好嘛。”
  当晚,毛泽东等人住在一所破旧的祠堂内。晚饭吃的是山芋粥、红薯,外加一盆咸萝卜干。钟赤牯执意要去弄点好吃的东西,被毛泽东坚决制止了。
  次日清晨,毛泽东同警卫员吴吉清要赶回瑞金中央政府。临行前,他对小吴说:“你按照规定去区苏维埃政府财政部结清伙食费和食宿费,我们先走一步,你随后赶来。”
  在区财政部,长工出身的老部长听说毛主席在这里住了一宿也要交食宿费,说什么也不肯收。吴吉清推辞不了,最后只好收回钱,匆匆上路,追上了先行的毛泽东。
  毛泽东问他:“食宿费结了吗?”小吴吞吞吐吐地说出区财政部不肯收钱一事。毛泽东闻言,大为生气,立即要吴吉清再次返回,务必将钱交清。陈奇涵参谋长眼看离开区苏维埃政府已经很远了,便笑着说:“毛主席,还是由我来办这件事吧,你们赶路要紧。”
  毛泽东紧握陈奇涵的手,叮嘱道:“老陈,这件事你一定要办妥。我们是领导干部,在执行制度方面更要严格。”陈奇涵郑重地点了点头。他回去后果真代表毛泽东向财政部转交了食宿费。于是在铲田区苏维埃政府财政部用毛边纸制作的账本上,便记载了这样一笔:“十八日主席毛泽东住,到还大洋一元四角五分,陈奇涵。”
  新中国成立后,铲田区的老同志将这册保存完整并盖有区苏维埃政府财政部大印的珍贵文物捐献给了瑞金革命纪念馆,成为革命领袖廉洁自律的生动见证。
 
【反面警示】
 

一个被拜金主义毁掉的年轻县委常委

 
    2015年5月4日,云南省纪委监察厅网站刊发保山市昌宁县委原常委、田园镇党委原书记刘杰严重违纪被“双开”的消息。2014年10月,刘杰的问题被举报到云南省委巡视组,省委巡视组将举报批转到保山市纪委调查核实。保山市纪委经初步核实发现了刘杰严重违纪的问题线索。2015年1月,保山市纪委成立专案组对刘杰涉嫌违纪问题进行立案调查。经过近3个月的调查核实,基本查清了刘杰主要违纪事实:刘杰在任昌宁县交通运输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骗取、窃取公款占为己有,套取国家财政专项资金,私设“小金库”4个,销毁“小金库”账务资料2个,其中,受贿、贪污问题涉嫌犯罪。
  刘杰曾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党员干部,更是一个敢于创新的年轻干部。但在事业的发展期,他的党性被拜金主义侵蚀,仕途也在铜臭中戛然而止。刘杰给我们演绎了一场被金钱“脱水”的人生。
欲望的闸门,因“一条路”而打开
  刘杰收受金某某人民币121万元,在刘杰的暗箱操作下,金某某最终拿到了昌耈二级公路建设项目某标段工程2个亿的大单
    刘杰出生于农村家庭,在组织的培养下,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没有当上“一把手”之前,他兢兢业业、克己奉公、尽职尽责,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2008年,坐上了昌宁县交通局局长的“头把交椅”。因其思维敏捷、熟悉业务,迅速进入角色,并创造性开展工作,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其工作经验和做法在全市乃至全省推广,多次受到领导的肯定和赞扬。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一把手岗位上收放自如的刘杰,开始飘飘然的放松自身学习和党性修养,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贪欲种子,在金钱的诱惑下膨胀发芽。
  昌耈二级公路建设项目,便是刘杰打开欲望闸门的第一个“门栓”。2008年,昌宁县昌耈二级公路建设被列入云南省52条路网建设计划,商人金某某想在该路建设项目中做点工程,于是,盯准时任该县交通局”一把手“的刘杰,并先后分三次送给刘杰人民币121万元。在刘杰的暗箱操作下,金某某最终拿到了该项目某标段工程合同总价高达2个亿的大单,为表示感谢,金某某又先后分三次送给刘杰现金40000元。
  欲望的闸门一旦打开,对金钱的贪欲便会一泻千里。收受钱财后,刘杰的心理经历了从战战兢兢到“平安无事”的悄然转变。正是这一心理的转变,使他从被动收受,转为主动索取。
  2009年,昌宁县交通局与云南省某勘察院地热队签订了合同总价为72万元的昌耈二级公路地质初步勘察合同。当年11月,县交通局给该地热队支付了初勘费之后,刘杰以解决单位困难为名,堂而皇之的向该设计院要求返还费用30余万元;2011年,昌宁县交通局与保山某规划设计院签订了右甸河滨河路等三个项目的勘察设计合同,在县交通局将设计费支付给设计单位后,已经调任田园镇党委书记的刘杰,又采用同样的手法,要求该设计院返还费用14万元。这两笔钱都被打到了刘杰指定的个人账户,至案发时,一直由其个人在使用。
下不为例”,却步步滑向严重违纪的“深渊”
  刘杰私设多个“小金库”,金额高达近千万元,在离开交通局长位置时,还私占“小金库”结余资金105万元,烧毁部分“小金库”的原始资料
  一旦放纵贪欲,欲壑难填,所面临的就是万丈深渊。大肆收受和索取上百万的钱物之后,刘杰并没有住手,反而将贪婪的目光转向自己所掌管的公款。在担任交通局长的5年里,刘杰采取签订虚假合同、虚开发票、虚增工程量、提高工程单价、多拨付工程款等手段,套取公路保通抢修费、项目建设工程款等600余万元,用于偿还个人借款、发放高利贷等。
  为了便于开销,刘杰与县交通局班子成员商定,采取套取工程款和公路养护资金、向项目实施单位或老板收取费用等方式,私设多个“小金库”,金额高达近千万元。在其离开交通局长位置时,刘杰与出纳李某某共同隐匿“小金库”结余资金125万元,其中105万元被刘杰占为己有。
而与其贪婪的内心大相径庭的是,他时常把廉政建设挂在嘴边,演绎着台上道貌岸然,台下贪赃枉法的黑白人生。2014年7月14日,刘杰在文章中就党委书记如何落实好主体责任高谈阔论,称“亲自对全体干部开展作风效能建设集体谈心谈话,要求全体干部防微杜渐,确保全镇干部不越黄线、不踩红线、不碰高压线。”更让人为其汗颜的是,在落马的前几天,刘杰还对市委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考核组信誓旦旦的表态:“没有出现索取、接受或者以借为名占用管理和服务对象以及其他与行使职权有关系的单位或者个人的财物……”
金钱迷惑,偏离了人生的轨道,含泪狱中忏悔
   “在组织的培养下,我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放着好日子不过,自己一步步走向犯罪的道路……”
   多行不义必自毙。凭借努力走上领导岗位的刘杰,最终还是没有挡住金钱的诱惑,在金钱面前背弃了党性的原则,违背了为官的初衷,偏离了人生的轨道,正如他在忏悔书中所言:“我在组织的培养下,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放着好日子不过,权力失去监督之后,自己一步步走向犯罪的道路……我本末倒置,将领导的肯定表扬当作了可以保护自己的盾牌、错误地放大了个人的坐标,人格和心理在错误中一天天失真,失轨。”
  在纪律面前,再深刻的忏悔,再伤心的懊悔,再痛心的后悔,留给我们的只能是一个令人惋惜的叹号。